(四)《易经》所谓“西南”与“东北”是就后天八卦的方位而言,西南方

简介: (四)《易经》所谓“西南”与“东北”是就后天八卦的方位而言,西南方皆为柔顺的阴性,东北方皆为刚强的阳性。

女子虽弱,为母则强,慈故能勇,乾卦坤卦是整部《易经》精华嵇山行文旅嵇山今天女子虽弱,为母则强,慈故能勇,乾卦坤卦是整部《易经》精华坤卦配合顺从古道情怀“乾坤”是一组不能分离的词,正如天地、君臣、夫妻等。

乾卦所象征的是“天、君、夫”,坤卦所象征的自然是“地、臣、妻”了。

坤卦的卦辞说:“元亨,利牝马之贞。

”意思是:开始与通达,适宜像母马那样的正固。

坤卦所象征的元气,万物借它而得以生成,它也由此顺应了天体。

坤卦代表的大地以其厚重来承载万物,功能也回应了无边无际的需求。

(二)雌马是属于大地的生物,驰行大地而没有疆界,性格柔顺而适宜正固。

(五)安于正固的吉祥,在于配合大地而没有疆界。

(一)大地包括我们在地面上所见的一切,如山川海洋、丘陵平原、沙漠沼泽等,这些都是顺应“天体”(包括日月星辰、四时季节、风雨雷电等)所形成的结果。

(三)君子处于六爻皆阴的坤卦,凡事配合顺从,谨守助理职责。

(四)《易经》所谓“西南”与“东北”是就后天八卦的方位而言,西南方皆为柔顺的阴性,东北方皆为刚强的阳性。

《文言传》以更简洁的话来说,即是:坤卦最为柔顺,但活动时却是刚强的;最为静止,但功能遍及四方。

坤卦的原理就是顺应吧,它顺承天体并且按照时序运行。

六爻各有说法坤卦是紧随乾卦而出现的,六爻皆阴,各爻爻辞的内容显示明显的差异,以下依次分析。

初六位置最低,有如踩在地上的脚;霜是阴冷冬季的开始。

”(《老子》六十四章)同理,坚冰也是由薄霜渐渐演变成的。

六二位居下卦之中间,又在地面之上,最能代表大地的特色。

大地所生的万物都是“直接”产生。

这个“直”字含意丰富,容待稍后第四小节再作详细探讨。

“不习”是说不必刻意做什么,正如老子所说的“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三十七章),意即道总是无所作为(没有刻意要做什么),但又无物不是出于它的作为。

或者跟随君王做事,没有功业却有好的结局。

到了六三,已完成了下卦的坤卦,坤为文采(参看《说卦传》,此为说明基本八卦象征的小字典),所以说可以正固,并等待行动的时机。

“或从王事”的“王”字,依例专指第五爻,在此是六五。

此时切记要把功业归于六五,而自己也会得到好的结果。

所谓“有终”,是专指好的结果而言。

“,括囊,无咎无誉。

”穿上黄色的裙子,最为吉祥。

能如此安于本分,就有“元吉”之占验。

《易经》六十四卦共有三百八十四爻,得“元吉”者只有十二爻,可见其难得。

”龙在郊野争战,它的血是青黄色的。

到了上六,发现全卦皆为阴爻,就以为自己是真龙;但作为真龙的阳爻已在郊野伺机而动,准备上场。

阴阳之战有如天地相合,“天玄而地黄”,各出其血其力,万物乃能蓬勃生长。

后续的六十二卦皆有阴有阳,共同形成整个《易经》系统。

君子厚德载物坤卦《象传》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意即:大地的形势顺应无比,君子由此领悟,要厚植自己的道德来包容众人。

大地无所不承载,而君子在坤卦有如宰相,辅佐君王以照顾百姓。

强调柔顺之德的老子,提出他的“三宝”之说,位列第一的正是慈,亦即母亲的爱。

所谓“厚德载物”的“厚”字,是需要长期累积的。

接着周公问太公如何治齐,姜太公说:“举贤而尚功。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长期累积的结果。

《文言传》谈到坤卦初六时,说了一句名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我们谈“善与恶”,都知道那是“个人”在做的,但个人与家庭关系至为密切,在古代更是如此。

个人生命短暂而家庭及家族则源远流长,它所累积的风气与趋势对子孙的影响自然不容忽视。

《系辞下传》记载孔子对噬嗑卦的评论,他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三国时代的刘备劝诫其子阿斗所说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即是源出于此。

西方有“习惯是第二天性”的说法,可见人之为善与为恶是从小开始慢慢形成的。

因此,“厚德载物”的“厚”字是个动词,必须时时警觉、日日为之,才能见到成果。

子路与子张向孔子请教如何办好时,孔子的答复都提及“无倦”,就是不要倦怠。

孔子身为老师,描写自己在追求理想时也说:“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这种观点的根据是“人性向善”的“向”字,就是人在真诚时会由内而发产生一种动力,要求自己精益求精,提升道德。

我们看到大地无不承载,就会想到起而效法,厚德以载物,借此完善自己的人格。

从自然到人文坤卦象征大地,亦即我们所谓的自然界。

坤卦六二的爻辞“直方大”云云,其中第一个字“直”,清楚展示了自然界的特色: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直接出现并且直来直往,从不与其他事物“交错”。

相对于此,人类以其理智来安排身边事物,使其“交错”而为人所用,由此而有“文化”的产生。

“文”字即是“错画”,使两条直线交错,也即是把自然界的东西加以改造,如将两块木头合成桌子,烧泥成砖,锻铁成锄,走出原始洪荒世界,开创丰富多样的文化内容。

《文言传》在说明“六二”时,进一步转换焦点到人的修养上。

它说:“直其正也,方其义也。

”先解释第一句,意思是:直接产生,是说它的正确模式;遍及四方,是说它的适当表现。

所谓“方”,是指人的关怀之情可以遍及四方。

《论语》中,子夏转述孔子所云:人只要行善(敬而无失,恭而有礼),则“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孔子本人相信:领袖行善(好礼、好义、好信),则“四方之民”将会背着孩子来投靠。

接着,第二句是说:君子以严肃态度持守内心的真诚,以正当方式规范言行的表现。

做到既严肃又正当,他的德行就不会孤单了。

历代许多学者以“敬以直内,义以方外”这八字真言做为座右铭,提醒自己“内外兼修”:内心真诚而言行正当。

至于其成效“德不孤”,则是“大”的具体描述,亦即天下广土众民都会与你呼应,给予最大的支持。

此即孔子所说的“德不孤,必有邻。

”有德行的人不会孤单,“一定”会有人来支持。

这个“必”字所显示的,也正是对人性向善的信念。

既然人性向善,那么行善有德之人“自然”也“必然”会受到众人的拥戴。

到了坤卦六五,《文言传》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其意为:君子采用属于中色的黄色,表示他明白道理;坐在正确的位置上,表示他处世安稳;他内心蕴含的美德,流通在身体的行动中,再展现于他所经营的事业上,这真是美德的极致啊。

这里提及美德与事业,是要肯定:人的德行与外在的事功是不可分割的。

事实上,德行的高低与事功的大小,是一体之两面。

唯其如此,儒家才会有严格的自我要求与坚定的淑世精神。

柔弱者生之徒“柔弱者,生之徒”一语出自《老子》第七十六章。

意即:柔弱的东西,是属于生存的这一类。

相对于此,则是“刚强者,死之徒”。

凡是好勇斗狠或以武功蛮力胜过别人的,往往没有好的下场。

老子以“慈”为其三宝之首,接着肯定“慈故能勇”。

西方也有“女子虽弱,为母则强”的谚语。

“慈”是描写母亲的爱,必要时可以为子女牺牲生命,世间还有比这更勇敢的表现吗?

有些学者认为,道家从坤卦得到许多启示,也充分发挥了坤卦的守柔精神。

但是,我们换个角度,并列乾卦与坤卦来看,可以这么说:乾为刚健,坤为柔顺;能刚健者,一往直前,但难以柔顺;能柔顺者,其内心坚持柔顺之道,则非有刚健之德不可。

正如坤卦卦辞所谓的“利牝马之贞”,雌马柔顺,但须跟得上领头的雄马,没有刚健怎么办得到呢?

我们要培养“能放能收”的本事,能放开者未必能收敛,能收敛者在累积了可观的实力之后,自然可以放开。

总之,乾卦与坤卦是进入《易经》的门户,也是整部《易经》的精华所在。

“生生之谓易”,万物在变化中不断创新,我们也须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


以上是文章"

(四)《易经》所谓“西南”与“东北”是就后天八卦的方位而言,西南方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