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将他对妻子的爱和思念,都依托在梦里

简介: 苏轼将他对妻子的爱和思念,都依托在梦里,写进了词中——“你我一生一死,隔绝十年,相互思念却再也无法相见。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红尘一醉,我只愿得一人心。

三生有幸与你结为夫妻,伊不离君不弃。

原以为,我们能相濡以沫,携手共白首,奈何造化弄人,你我竟生死相别,留我孤独于世。

1.《国风·邶风·绿衣》——先秦·佚名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你蕙质兰心,心灵手巧,为我缝制了这件葱绿的衣裳,如今我穿上它,还能感受你的余温,然而整个世界我都找不到你的影子。

所有人都劝我不要伤心,但只要一想到那么美好的你不在我身边了,我依然止不住的难过。

2.《悼亡诗三首 其一(节选)》——魏晋·潘安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这首诗写于潘岳为妻子守丧一年,即将返回任所时,不禁触景生情,悲从心来——他要离开与妻子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居所,到一个没有妻子痕迹的地方生活了。

潘安内心悲痛,妻子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眼前,可是,在罗帐、屏风之间再也见不到爱妻的形影。

见到的是墙上挂的亡妻的笔墨遗迹,婉媚依旧,余香未歇。

3.《遣悲怀三首·其三》——唐·元稹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元稹一生风流不断,情史丰富,骂他一句“渣男”一点都不过分,不过看他写的诗,却又觉得他甚是深情。

这首诗是元稹为怀念去世的原配妻子而作的,大意如下:闲坐无事为你悲伤为我感叹,人生短暂百年时间又多长呢!

邓攸没有后代是命运的安排,潘岳悼念亡妻只是徒然悲鸣。

即使能合葬也无法倾诉衷情,来世结缘是多么虚幻的企望。

只能睁着双眼整夜把你思念,报答你平生不得伸展的双眉。

4.《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宋·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相信很多人都读过苏轼这首写给亡妻王弗的悼亡词,并为之感动过。

苏轼将他对妻子的爱和思念,都依托在梦里,写进了词中——“你我一生一死,隔绝十年,相互思念却再也无法相见。

如今的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

愿每个人都能好好珍惜身边爱的人,不要等到失去了,经历了苏轼一样的苦痛才后悔。

5.《沈园二首 其二》——宋·陆游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相爱却不能享受本以为这对有已经悲惨至极了,不想还有更大的悲惨等着他们,分别多年之后,唐婉在沈园见过陆游一面后,抑郁而终,从此死别。

晚年陆游多次到沈园,可是当年的佳人早已不再了,徒留他在人间饱受相思煎熬。

6.《南乡子·为亡妇题照》——清·纳兰性德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

妻子卢氏因难产死后,纳兰伤心不已。

他想要为妻子画一张像,借以重现卢氏的音容。

可是,一动笔,他便想到生时虽然同床共席,但死别使他与妻子分离,今天凭借画像仿佛又重新见到了那清俊的面庞,盈盈的双目,一时间心碎肠断,悲伤欲绝,怎么也画不下去了。

原上草,露初晞。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后来,重回苏州经过阊门,贺铸想起陪伴了自己一生的亡妻,物是人非,悲伤不能自抑,于是作词以寄哀思。

我好像是遭到霜打的梧桐,半生半死;又似白头失伴的鸳鸯,孤独倦飞。

原野上,绿草上的露珠刚刚被晒干。

我流连于旧日同栖的居室,又徘徊于垄上的新坟。

躺在空荡荡的床上,听着窗外的凄风苦雨,平添几多愁绪。

人世间最悲凉的,莫过于和最爱的人阴阳永隔,天各一方。

这七首悼亡诗,情深似海,令人动容。

愿每一个人都能好好珍惜身边所爱之人,不要等到失去了,不可挽回时,才追悔莫及,把希望寄托于虚无保镖秒的来生来弥补今生遗憾。

不过,若真的有来生,黄泉路上,忘川河岸,奈何桥边,还是希望心爱的你能等等我,让我们一同奔向来生。


以上是文章"

苏轼将他对妻子的爱和思念,都依托在梦里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