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宫女》局部对称与平衡对称又称“对等”,是事物中相同或 相似

简介: 《土耳其宫女》局部三、对称与平衡对称又称“对等”,是事物中相同或 相似形式因素之间相称的组合关系所构成 的绝对平衡,是平衡法则的特殊形式。

法国 雅克·路易·大卫 《马拉之死》 布上油画 纵162厘米×横125厘米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藏美术作品的形式美作者:佚名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内容和形式,没有无形式的内容,也没有无内容的形式。

提香的 《花神》那么,什么是作品的形式呢?

形式美具有抽象性,因而具有某种朦 胧的审美意味。

原始图案,如鱼、蛙、虫 等,经历了一个由具象到抽象的转变过程, 人们从图案上点线面的组合关系及几何纹 样的变化中很难看出有什么明确的社会内容,获得的仅是审美意味。

实际上这种抽象的图案是人类在实践中积淀了丰 富的社会内容,以至逐步脱离了原来的内容而形成的。

广义地说,它是客观 事物外观形式的美,狭义地说,它是大量 具体美的形式提炼、概括出来那种抽象形 式所具有的美。

它是相对独立的外部形式 诸因素的美,即点线面、色彩、空间、构 图、质材等形式因素的组合构成的美术作 品的形式之美。

内容与形式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形式受内容支配,但反过来又影响内容的 表现。

一切美的内容必须由一定的形式表 现出来,一定的形式美也不能脱离内容而 存在。

就是抽象的形式美,也要通过人的 生理机能引起人的情感活动。

美术作品的 美应是形式与内容有机统一,并随时代的 变化而发展。

不同作品在内容与形式关系上往往有 不同的侧重,再现型艺术偏重内容;表现 型艺术偏重形式;抽象艺术的形式就是它 的内容,内容凝结在形式上。

蒙德里安的抽象作品《构图》仅以线条和色块组成, 把形式――结构推向极端,追求的是抽象 的形式。

我们知道,艺术是以审美为特征而发挥其功能的,作为造型艺术,它所表现的线条、形体、色彩、材质等,在时间、空间上的 搭配、排列、组合,怎样才是美的,同样有着共同的特点和规律,因为都是表现在形式上,所以称作“形式美”。

形式美有种种法则,概括说明如下:一、多样与统一多样与统一是形式美的基本规律,是各种艺术门类共同遵循的形式法则。

所谓 “多样”是整体中所包含的各个部分在形式上的区别与差异性;所谓“统一”则是 指各个部分在形式上的某些共同特征以及它们之间的某种关联、呼应和衬托的关系。

多样统一包 括两种基本类型,一种是各种对立因素之 间的统一,另一种是多种非对立因素互相 联系的统一。

无论是对立还是调和,都要 有变化,在变化中见出多样统一的美。

多 样统一体现物内在的和谐关系,使艺 术形式既具有本质上的整体性,又表现出 鲜明的独特性,从而更充分地表现艺术的 内容。

安格尔的油画《泉》局部二、比例与尺度比例是指事物的整体与局部、局部与 局部之间的数量关系,一切事物都是在一 定尺度内得到适宜的比例。

比例之美,也 是在尺度中产生的,尺度就是标准、规范, 其中包含了体现事物本质特征的美的规律。

人本身的尺度,是衡量其他物体比例美感 的因素。

”事物形式要素之 间的匀称和比例,是人类在实践活动中通 过对自然事物的总结抽象出来的。

古代画 论中所说“丈山尺树,寸马分人”讲了山 水画中山、树、马、人的大致比例。

古埃 及的金字塔已经有严格的比例关系,胡夫 金字塔的周长除以二倍塔高等于3.1416, 与圆周率巧合,著名的“黄金分割率”是 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提出的,他们发现 了这一比例的美学价值。

古希腊的帕底农 神庙,是黄金分割最典型的代表作品,神 庙从外形到东西南北各面,柱式、门窗、 石阶、三角额墙全部按黄金分割来造型。

安格尔的油画《泉》中的女人体从肚脐到 脚底的高度与全身高度的比为0.618,同 样符合黄金分割。

人体美一直是西方造型 艺术的重要表现内容,历代艺术大师对人 体比例进行了研究与计算,得出身长与头 部的比例为7:1至8:1。

《土耳其宫女》局部三、对称与平衡对称又称“对等”,是事物中相同或 相似形式因素之间相称的组合关系所构成 的绝对平衡,是平衡法则的特殊形式。

事物的对称形式,会 给人以审美的愉悦。

对称、均衡的布局, 能产生庄重、严肃、宏伟、朴素等艺术效 果,例如西方宗教建筑和中国古代皇宫布 局多用对称形式显示其稳定及宏伟规模, 装饰图案中对称的运用更是比比皆是。

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绘画中找不到严格的对称结构,一般 只能做到大致对称,如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拉斐尔的《雅典学院》在构图上属大致对称。

美国文艺心理学家朴孚研 究过一千幅名画, 发现每幅名画都含有 “不对称中的对称”、 “不平衡中的平 衡”,即是“代替平衡”的原则。

平衡又称“均衡”,在造型艺术中指 同一艺术作品画面上不同部分和因素之间 既对立又统一的空间关系。

建筑往往采取对称形式,对 称是严格意义上的平衡,具有高度的稳定 性。

有些不对称的建筑,也同样遵循平衡 的原则,如莫斯科的瓦西里?布拉仁教堂, 其建筑群的9座塔楼上蒜头或宝顶的大小、 色彩和装饰各不相同,但8座塔楼都围绕 主塔,形成了众星拱北斗的结构,仍 然没有背离平衡的原则。

对比是创造艺术美的重要手段,其特征是使具有明显差异、和对立的双方,在一定条件下共处于一个完整的艺术统一体中,形成相辅相成的呼应关系,显示和突出被表现事物的本质特征,以加强某种艺术效果和艺 术感染力。

法国画家达维特的油画《马拉之死》表现的是雅各宾党领袖之一的马拉被反革命分子科尔冀刺死于浴盆之中的场面,画面下半部分是死于浴盆中的马拉, 与上半部分黑暗的墙壁形成实与虚,明与暗的对比,突出了马拉的形象。

和谐是指审美对象各组成部分之间处 于统一之中,相互协调,多样统一的 一种状态。

美学史上最早提出和谐概念的 是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该学派用数 的和谐解释宇宙。

西方古典主义的油画十分讲求和谐美, 如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提香的 《花神》、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都是 和谐美的典型例子。

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五、节奏与旋律节奏是客观事物运动的重要属性,是 一种合规律的周期性变化的运动方式。

节 奏存在于客观现实生活之中,火车的车轮 声,人的呼吸,昼夜的交替都具有一定的 节奏;人的心理情感活动会引起生理节奏 的变化;艺术作品中的节奏具体体现在线 条、色彩、形体、音响等因素有规律的运 动变化,能引起欣赏者的生理感受,进而 引起心理情感活动。

在视 觉艺术中,节奏主要通过线条的流动、色 块的形体、光影明暗等因素反复重叠来体 现。

静态艺术是一种引申意义的节奏,绘 画中透视的远近、色彩的进退、比例的大 小、线条的曲直都构成了视觉上的节奏。

列宾的油画《伏尔加河纤夫》是众多的人 物并列由右后向左前移动的横构图,画面人物分3组,形成由高到低,由低到高交 替错落,人物上方外轮廓出现的起伏线产 生的节奏感十分强烈。

我国书法艺术在黑 与白、字距与行距,起笔、行笔与收笔之 间产生一定的节奏,特别是狂草中线条的 粗细、长短、急速及疏密构成强烈的节奏 感。

建筑门、窗、柱的反复交替,其节奏、 韵律与音乐很相似。

韵律是一种协和美的格律,“韵”是 一种美的音色,“律”是规律,它要求这 种美的音韵在严格的旋律中进行。

例如一 条美的弧线,它的每一阶段的形态要美, 这种美又是在一定规律中发展。

线的弯曲 度、起伏转折及前后要有呼应,伸展要自 然,要有韵律感(秩序与协调的美)。

形 象的反复、连缀、排列、对称、转换、均 衡等,几乎都有严格的音节和韵律,是一 种非常优美的形式。

列宾的油画《伏尔加河纤夫》六、反复与连续所谓“反复”就是以同一条件继续不 断地连续下去,或是将一个图形变换位置 后再出现一次或多次,配列两个以上的同 一要素或是对象,就成为反复。

在同一要素反复出现的时候,正如心脏跳 动一样,会形成运动的感觉。

单位形反复 过程每一个阶段的变化,如果能保持单位 形基本或部分的特征,即原来单位形生发 出来的形与原形存在着一种亲缘的相似关 系,这种关系容易取得统一的秩序。

连续是由一个纹样(单元)或两三个 纹样(单元)向一定方向发展,运用纹样 的反复节奏获得美的韵律。

二方连续是单元纹样向 左右或上下发展,它具有反复的节奏性和 二方的限制性,二方连续包括散点式、垂 直式、水平式、倾斜式、波状式等。

它有点缀式、 连续式或点缀连续交错的形式,具有纹样 的连续性、四方的衔接性的特点。

其连续 形式有3种,即是纹样与纹样的连续,组 织骨骼的连续和纹样位置更换的连续。

当4个单元纹样拼合在一起时, 常常会形成一个新的视觉中心,这种视象 称为统觉。

如建筑物室内天顶图案的组合, 铺地的地砖图案组合,形成了无数新的视 觉中心,其视觉效应产生更加丰富的内容, 构成了具有节奏、韵律的形式美。

通感把声音变成视觉形象,统觉和通感是 审美视觉的再创造。

错觉是人的知识判断与所观察的形态 在现实特征中具有的错觉经验,是视 觉对象受到外来各种现象干扰,对原有物 象产生错误的判断。

两个同样大小的白色、黑色的圆 形,由于错视现象在视觉上产生白色圆形 更大的感觉。

凝视黑色与白色强烈对比形 状时,会在两线条的交叉部分出现微小的 灰色点子,形成视觉“残象”。

错觉可 以丰富构思的浪漫色彩,加强形态的动感 因素,在矫正错觉中艺术形象得到美的夸 张,使不利的视觉因素成为艺术的特色。


以上是文章"

《土耳其宫女》局部对称与平衡对称又称“对等”,是事物中相同或 相似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