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最直接地和逻辑地否定自由观念,自打那种理想刚刚露面

简介: 它最直接地和逻辑地否定自由观念,自打那种理想刚刚露面,它就感觉到、认识到并坚定不移地这样做,它还让人们听到其他喧嚣声一在目录、教皇通谕、在教皇及各级教士的布道和

提到欧洲历史,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法国大革命,文艺复兴时期,今天我们讲的也是这时期的历史,但是精神层面的信仰——宗教。

它最直接地和逻辑地否定自由观念,自打那种理想刚刚露面,它就感觉到、认识到并坚定不移地这样做,它还让人们听到其他喧嚣声一在目录、教皇通谕、在教皇及各级教士的布道和教诲中(除转眼即逝的偶发和表面花招外),在实际生活中它永远这样做,在这方面它可以视为所有其他反对派的典范,或它们的纯粹形态,即用不共戴天的仇恨揭示其宗教对手一-自由主义的宗教性。

天主教反对如下思想:生活的目的在于生活本身,责任在于丰富并提高生活本身,方法在于自由首创性和个人创造性;天主教针锋相对提出:目的在于尘世之外的生活,世俗生活只是来世生活的简单准备,它有待通过遵循在天国的上帝的、其在尘世的代表及其教会的命令去信仰和行动来完成。

在历史上观察至到的天主教会的行动,或它为文明知识、习俗、社会、尘世生活、人类进步的目的所实施的行动,尤其正如在伟大时代所见,当它保存大部分古代世界遗产,并反对蛮族和反对帝王的骄奢淫逸,捍卫意识、自由和精神生活的权利;或者,由于它丧失这种作用或丧失在这种作用中行使的霸权,并被它促使产生的文明所超越,从而沦为无文化无知、迷信精神压迫等陈腐死亡的形态的保护者,从而可说它也骄奢淫逸。

历史,即自由的历史,证明远比自由学说或纲领强大得多,它粉碎后者并迫使后者在事实领域自相。

文艺复兴是对基督教以前古代文化的看似不可能的恢复,同样宗教改革是对原始基督教的看似不可能的恢复,但无论文艺复兴还是宗教改革都是近代实在观和理想观的开端,标志着作为精神力量的天主教的内在衰落;而这种衰落没有导致革新,也没有被反宗教改革的所遏止,相反倒使衰落无可挽救。

即使旧教会的肉体得救的话,其灵魂也未得救;即使其世俗得救的话,其精神也未得救,它从事的是事业而不再是宗教事业。

因为,就其本质来说,天主教会只能修复中世纪经院哲学建筑;出于必要或计谋,它从科学和异端文化中可以采用的其他材料,也只能用于该建筑的次要变化或装饰效果,它对科学和异端文化从未正眼看过。

千真万确的是:从法国大革命本身中,从这场革命使天主教会遭受的损害和痛苦中,从对那场革命形成的抵抗和造,一.股意想不到的力量汇聚到天主教会,无论是力量一为了重新支持被战胜或受威胁并为自卫而战的国家和阶级,还是情感力量出于逃避动荡、严酷乏味的现在,对往昔世外桃源景象的令人神往的怀念。

但前种力量永远是纯粹力量,只有当为成功才被使用;后种力量极不可靠,极易转化为不同和对立的力量,正如摇摆不定的想象和变化不定的愿望,根本不能信赖,正像教会很快所做那样,可以说,它一般并不信赖后种力量。

思想和科学继续疏远教会;教会核心给人贫乏无力印象,好像受到神的惩罚一样,由于它犯下反对真诚精神的罪行;至多在那些动荡和恐怖之间,它看到某些空谈并好辩的作家挺身而出为它辩护,他们狂热,热衷逻辑和抽象推理,还酷爱极端并荒谬的东西,从这类货色中与其说它得到有效帮助,不如说它找到不信任的理由,察觉到其外在精神和危险的独立。

尤其是天主教方面的历史学,在同自由方面历史学较量时,其天主教思想的贫乏、甚至粗俗或可笑暴露无遗;因为这种历史学欣赏、遵从并重构罗马帝国最后几百年和中世纪的基督教及教会史,在某些方面甚至夸耀近代海外传教和殉教者。

正如众所周知,它把近代历史的全部运动视为堕落和破坏,它控告路德们、加尔文们、伏尔泰们和占梭们等罪大恶极的作者以及其他“教人堕落者”和“教派”(用它的话说)地谋划陷阱,并取得暂时和恶毒的胜利:总之,它不是历史,而是为吓唬小孩正在讲述的关于鹅的童话。


以上是文章"

它最直接地和逻辑地否定自由观念,自打那种理想刚刚露面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