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出游,可见戴叔伦也是喜欢清幽的一类人。

简介: 夜里出游,可见戴叔伦也是喜欢清幽的一类人。

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

——唐代:戴叔伦《兰溪棹歌》游览山水,大多数人会在白天进行,携二三子,乐哉优游。

而又有一类幽独的人,偏喜欢夜里景色,孤身眺览,见他人所不能见,赏他人所不能赏,杨巨源所谓“诗家清景”者是也,独能从中获得非常之趣。

戴叔伦这首《兰溪棹歌》诗,也是在夜里独自泛舟兰溪,观赏水光山色之作。

夜里出游,可见戴叔伦也是喜欢清幽的一类人。

”诗中言醉中游湖,恍然不辨星空与河水,好像船行于天上,而头上的天空才是湖水。

戴叔伦泛舟兰溪时,虽未饮酒而醉,而夜里的水光山色之美,已使他陶醉其中。

边行边赏,忘身忘情,不能分辨水中影与眼前的山,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

诗的后两句,则讲述了一件夜游中见到的奇景。

半夜时分,忽然听到水中发出泼剌的声响,仔细看才发现原来是鲤鱼在上滩。

杜甫有一首写夜里行船的诗,云:“江月去人只数尺,风灯照夜欲三更。

”戴叔伦那夜泛舟兰溪所见鲤鱼跳滩的景象,大概与杜甫所见极为相似。

那是深夜才能见的奇景,不是喜欢夜里游览山水的人,断不能见到。

唯有杜甫、戴叔伦那样喜欢夜游,且同时又是才华横溢的诗人,才得见到,并能写成诗。

半夜见到鲤鱼跳滩,诗人自是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开始分析原因。

想到兰溪刚下过三日的雨,大概是那个缘故。

诗人将雨称作“桃花雨”,非常的新颖巧妙,且含义丰富。

不但衬托诗人当时愉快的心情,又点明当时是在春天,正值多雨的时节,又表明雨不大,且非常的美,令人喜爱。

想来,诗人必然也为之写过喜雨的诗。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极写江天月色之美,且美的非常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而诗的最后却流入了思乡的悲调,让人由开怀,转入压抑,不能称意。

让人久久沉迷其中,只静静观览夜色下的山水,而没有升起其他任何想法以扰乱其情怀,那才是真正的幽赏。

换做是我,我也只想静静泛舟兰溪之上,而不愿像张若虚那样,在观夜色的同时做百般浮想。


以上是文章"

夜里出游,可见戴叔伦也是喜欢清幽的一类人。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