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开始,考古工作组在历经两个多月的发掘后取得重了大成果

简介: 2017年1月开始,考古工作组在历经两个多月的发掘后取得重了大成果:出水文物超过1万件,实证再次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成都坊间曾流传着一首民谣:“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

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相传在明朝末年,清兵入关之时,四川境内遭受连年混战,刚刚建立“大西”的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不得不退出成都。

本打算想沿着青神江顺流而下,出川入楚,不料却在四川彭山县江口镇“老虎滩”一带遭到明朝川西参将杨展的突袭。

张献忠大败,只得退回成都,而他所携带的千船金银珠宝,却并没有这么幸运,“大西国”的几乎所有财产,大部分都在激战中随船沉落与江中。

据说为了将来能够找回宝藏,不至于因年代久远而迷失,便设计了石牛和石鼓作藏宝记号,谁发现了石牛石鼓,就有可能找到“大西国”的神秘宝藏。

对于张献忠千船沉银的传说,实际上明清两代所著的史籍中也有记载。

南明建昌卫掌印都司俞忠良在其所著的《流贼张献忠祸蜀记》中就曾提道:“隆武二年丙戌九月十六日,副总兵曹勋率建南兵克邛州,距成都仅两日行程。

”另据《蜀碧》记载:“献忠闻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10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

但在转移途中猝遇杨展,张献忠的运宝船队大败,千船金银沉入江底,张献忠只带少数亲军突围成功。

而在《蜀难纪实》中,对沉银之事则有更为详细的记载:“张献忠从水路出川时,由于银两太多,木船载不下,于是张献忠命令工匠做了许多木头的夹槽,把银锭放在里面,让其漂流而下,打算在江流狭窄的地段再打捞上来。

”而对于彭山江口镇境内水域张献忠沉银的具体数目,《蜀难纪实》中也有提到:“累亿万,载盈百艘”。

2005年4月20日,彭山县城开建引水工程,施工队在岷江“老虎滩”河床上用挖掘机开挖铺设管道的沟槽时,一铲子下去竟然铲出了10余枚银锭,银锭身上的“崇祯十六年八月,纹银五十两”字样清晰可见。

据彭山县文管部门初步鉴定,这批被挖掘出土的银锭为明代官银,它为张献忠在此“千船沉银”之谜找到了证据。

此次挖掘出土的银锭,无论从银锭本身还是其外包装,都与史料记载相吻合,从而证实了张献忠300多年前在此沉银之说完全符合历史。

2015年6月25日,一则六百余字的消息,让像谜一样的张献忠宝藏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消息显示,2015年5月5日,彭山区人民院侦监科主动提前介入彭山区局侦办的盗掘“江口沉银---张献忠沉宝遗址”重大。

该案系多个团伙作案,涉案人员众多…

作案时间从2011年至2015年4月,长达4年之久;涉案文物据专家初步估计,一级以上珍贵文物有多件,其中有金狮、金印、金册子等,其价值估计过亿…

至此,张献忠沉宝在彭山区境内这一考古谜团终于逐渐浮出水面。

这处在民间流传甚广的藏宝地,也因盗宝案而被提上了发掘日程。

2015年12月16日,专家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并呼吁尽快保护。

2016年1月5日,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中心区域再次发现一批珍贵文物,除刻有“大西”年号的银锭及“西王赏功”金、银币外,最为珍贵的是长12厘米、宽10厘米、重730克,刻有29个字的金封册,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2017年1月开始,考古工作组在历经两个多月的发掘后取得重了大成果:出水文物超过1万件,实证再次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2017年4月13日上午10时,眉州市举行了“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成果会”。

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4月13日,发掘面积共2万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初步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

蜀世子宝2020年4月29日,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第三期考古发掘成果新闻发布会召开,公布最新发掘成果显示,此次发掘出土文物10000余件,其中重要文物2000件。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发现了一枚断裂成4块重约16斤、含金量达95%的金印,方形印台、龟形印钮,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

“蜀世子宝”是国内首次发现世子金宝实物,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枚 。

目前,针对于张献忠沉银遗址的考古工作仍在继续。


以上是文章"

2017年1月开始,考古工作组在历经两个多月的发掘后取得重了大成果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