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今年,江口古镇的考古发掘工作仍未停止

简介: 直至今年,江口古镇的考古发掘工作仍未停止,在2020年4月29日还出水了文物10000余件,其中2000件都是重要文物,特别是一件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的金印

”,这是一首在过去成都周边民间流传的民谣,讲述了一个惊人的宝藏,据说只要能找到这个宝藏,将整个成都府买下来都不成问题,而这个宝藏的主人便是张献忠。

提到张献忠,相信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他是明末农民起义的重要领袖之一,在崇祯十六年他攻克武昌,并自称“大西王”,随即带兵攻入四川并建立大西,定都成都,年号大顺,熬到明朝灭亡之后继续引兵拒战对抗清军,最后在西充凤凰山被清和硕肃亲王豪格射死。

”,也就是一天不杀人就不快乐,俨然一个嗜杀成性的神经病,这样的人的必定是不长久的,果然不久之后张献忠即兵败,临走之时还不忘携带金银珠宝一起逃走,在从成都顺水南下抵达彭山县的时候被川西官僚杨展突袭,击毁了不少船只,很多金银珠宝也就随着船只一起沉没,这个地方便是江口古镇。

这里之所以叫做“江口”,是因为地处府河(锦江)和南河(武阳江)两条河流的交汇处,虽然只是明代以来的称谓,不过与晋朝时期的“合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自古以来,江口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除了刚提到的张献忠与杨展激战的古战场之外,这里也是秦灭蜀时蜀王开明氏兵败之处,同时也是岑彭伐公孙述遇刺的地方,诸多历史故事给江口带来了不少神秘的色彩,两年多年的历史,也见证了中国的时代变迁。

现今走到江口古镇,可以看到低矮破旧的楼房绵延数百米,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居住。

别看这里现在一片荒凉,在以前以水运为主的年代可是作为岷江主要水运集散码头之一,也是岷江到成都的最后一个水运码头,曾有过“日有行船数百艘,夜有万盏明灯照码头”的热闹景象,龙王庙前的红石梯码头还留存有一个3平方米宽的平台,见证着当年的盛景。

震惊世界,江口沉银与汉崖古墓不过,大多数人来到江口古镇,并不是为古镇本身,而是为了张献忠的财宝,虽然现在可以通过这条小径很快到达,不过当年除了有关部门在搜寻保护之外,甚至诞生过不少企图将这个富可敌国的财富占为己有的“淘金者”,但是无一例外地空手而回,引得不少人开始质疑“江口沉银”的真实性,甚至一度被认为是杜撰的。

直至2005年4月20日彭山县城开建引水工程,施工队在岷江上为铺设管道用挖掘机挖掘河床的时候,铲出刻有“崇祯十六年八月,纹银五十两”的10枚银锭之时,“江口沉银”之谜才又引起人们的重视。

经过十年之后的2015年12月16日,专家才确认此处为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并呼吁尽快保护,但是早在银锭被发掘出来之时,就已经被犯罪团伙锁定了目标,确定了地点之后连湍急的岷江水都已无法成为阻碍,他们作案时间长达4年之久,从2011年至2015年4月间盗窃文物价值估计过亿,给文物保护工作造成的不小的损失。

即便如此,更多的财宝已经还躺在滚滚的岷江水底, 2017年的4月和5月连续两月各出水文物30000余件,其数量让人震惊,在2018年4月再次出水各类文物12000余件并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四川省眉山市彭山江口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

直至今年,江口古镇的考古发掘工作仍未停止,在2020年4月29日还出水了文物10000余件,其中2000件都是重要文物,特别是一件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的金印,这是国内首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枚世子金宝实物,其价值不可估量。

目前,江口沉银博物馆已经在修建之中,定位为国家一级馆,由法国设计团队雅克·费尔叶建筑事务所负责,并以“浮出水面的宝藏”为主题,将展示这里三期考古工程所带来的成果,届时全世界的游客都能在这里欣赏到张献忠富可敌国的巨大财富。

除了江口沉银之外,在江口古镇南街口的寿泉山麓,还有一项令人震惊的发现,这便是一排排依山临江的汉代崖墓群,数量超过5000座。

可惜的是,这里与江口沉银博物馆一样正在修建之中,相信不久之后就能见到这笔前人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特别是被被郭沫若先生誉为“天下第一吻”的汉代秘戏图,也是多少人想亲眼目睹的稀世珍品。

不仅如此,在今年江口五一村,还发现了墓群大坟包墓地,墓葬已清理完成165座,时代涵盖从战国晚期、西汉、新莽、东汉、三国—两晋到唐、宋、明、清各个时期,俨然一个中国历史的缩影,这个小小的地方到底还藏有多少,就等着考古学家们给我们一一揭开了。


以上是文章"

直至今年,江口古镇的考古发掘工作仍未停止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