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本人曾亲耳听到某财富公司说:我们卖香港保险,保监管不着

简介: 笔者本人曾亲耳听到某财富公司说:我们卖香港保险,保监管不着,因为我们没有保险牌照笔者本人也曾亲耳听某保险代理公司老总说:我们不能卖香港保险,因为我们有牌照,监管

笔者本人曾亲耳听到某财富公司说:我们卖香港保险,保监管不着,因为我们没有保险牌照笔者本人也曾亲耳听某保险代理公司老总说:我们不能卖香港保险,因为我们有牌照,监管会管我们我只想对他们说,买本保险法吧【案例】保险公司:复星联合被保险人:刘某2018年11月,某公司为800余名员工投保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额20万12月11日,员工刘某因井下塌方死亡24日,公司领导与刘某家属达成协议:一次性赔偿刘某母亲、子女死亡赔偿金、供养人费、殡葬费、精神费及所有其他一切赔偿金费用(包含保险赔偿金)共计135万元,并明确约定未来保险赔偿金的受益权转让给公司领导同日,公司领导安排王某通过王某个人账户向刘某家属付款135万元2019年6月17日,保险公司拒赔:五证不全,爆破工不承担保险责任【我的点评】1. 职业对于理赔的影响(1)本案的保险合同当中的确约定不承保爆破工,保险公司委托公估公司确定刘某是爆破工,但如果保险事故和爆破工的职业无关,保险公司是不得以职业为由拒赔的(2)反过来,如果刘某的身份并非爆破工,但因为从事爆破作业而出险,保险公司可以拒赔(3)本案中,出具证明刘某系塌方致死2. 本案中,刘某并未与该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但不应该影响理赔(1)团体险的投保人为公司,被保险人为员工,实务当中,很多团体险合同的投保人都可能与员工没有劳动合同;尤其在集团化运作的公司当中,可能几个甚至几十个公司的员工的团体险都是同一个公司做投保人(2)本案当中的保险合同当中有800余名被保险人的清单,其中包括刘某(3)事实上,刘某实际也是在该公司工作3. 刘某家属放弃将受益权转让给公司领导是可以的本案中,因为对于刘某家属的补偿款是从王某账户支付的,保险公司以无证据证明受益人从公司领导处得到了补偿为由不承认刘某家属的受益权转让行为有效这一点是站不住脚的,只要刘某家属(也就是受益人)承认,这就是有效的【司法】赔付本案中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公司领导称爆破工是需要资质的,刘某没有爆破工资质,所以不能成为拒赔的理由——这是站不住脚的不论刘某有无爆破资质,只要从事了爆破工作并导致了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就可以拒赔,本案能得到理赔是因为没有因从事爆破工作导致保险事故,并非刘某无爆破资质【更多思考】如果本案涉及的不是团体意外险,而是雇主责任险,结果会怎样?


以上是文章"

笔者本人曾亲耳听到某财富公司说:我们卖香港保险,保监管不着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