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 商业银行受理保理融资业

简介: 《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 商业银行受理保理融资业务时,应当严格审核卖方和/或买方的资信、经营及财务状况,分析拟做保理融资的应收账款情况,包括是

阅读提示 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债权人以“未来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融资,被民法典所认可。

裁判要旨保理合同约定,债权人将其在一定期间内所享有的“未来所有营业收入及相关权益”无条件转让给保理公司,保理公司为债权人保理融资服务。

就债权人转让的未来应收账款而言,其债权具体金额不明确、债务人未知、债权将来是否发生不确定,故双方签订的《保理合同》并不符合商业保理法律关系特征。

结合双方关于保理公司融资款,债权人到期还款并按月支付利息的约定,该保理合同符合借款合同的特征,双方所发生的法律关系名为保理,实为借贷。

典型案例基本案情:一、2015年11月,国融智信公司与福润通公司签署有追索权的暗保理合同,福润通公司将其加盟的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某酒店自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11月30日所享有的对未来出租房客所获得的所有营业收入及相关权益转让给国融智信公司,国融智信公司为福润通公司保理服务。

国融智信公司向福润通公司保理融资款的方式为预支价金,预支价金=转让应收账款余额*融资比例。

三、福润通公司向国融智信公司提交《应收账款转让申请书》、商务合同、履行商务合同的证明等资料,国融智信公司审核同意后,在双方向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并取得买方确认回执后,国融智信公司将对福润通公司发放保理融资款。

四、2015年12月,国融智信公司向福润通公司支付第一笔“保理融资款”100万元。

六、一审法院认定案涉保理合同,名为保理,实为借贷,并按照借贷法律关系,认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一、国融智信公司与福润通公司签署的《保理合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严格遵守履行。

二、根据《保理合同》约定,福润通公司将其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11月30日所享有的未来所有营业收入及相关权益无条件转让给国融智信公司,国融智信公司为福润通公司保理服务。

转让债权的具体金额不明确、债务人未知、债权将来是否发生不确定,故双方签订的《保理合同》并不符合商业保理法律关系特征。

三、结合双方约定的国融智信公司融资款,福润通公司到期还款并按月支付利息的约定符合借款合同的特征,双方所发生的法律关系名为保理,实为借贷。

云亭律师通过梳理大量案例的裁判规则,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并结合办理相关的实务经验,总结如下,供读者参考:一、未来应收账款,即合同项下卖方义务未履行完毕的应收账款。

以合格的未来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融资,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二、保理商基于未来应收账款开展保理融资的,应注意对基础交易合同进行严格审核。

原则上,开展保理融资业务的“未来应收账款”应具备如下特点:1.相对确定性。

债权人和债务人主体确定,交易标的确定,双方权利义务关系明确,包括但不限于债权人履行义务的时间确定,未来应收账款的金额、付款时间等确定。

基础交易背景真实,债权人具有履行义务的可能性,这是“未来应收账款”转变为“现实应收账款”的重要条件。

在开展保理融资业务前,建议保理商对债权人的履约能力进行重点关注。

3.针对未来应收账款,建议保理商更多地开展公开型保理业务,避免或降低隐蔽型保理业务的比重。

在公开型保理业务中,建议保理商和债权人共同向债务人发出应收账款转让通知,要求债务人对未来应收账款金额、付款时间等进行确认,并确认同意履行付款义务。

需要注意的是,债务人向保理商确认未来应收账款金额,并同意履行付款义务的,不代表债务人放弃行使基础交易合同项下对债权人的抗辩权和抵消权,除非保理商与债务人就此作出明确具体的特别约定。

在双方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如债权人未履行基础交易合同的供货义务,因债务人付款条件不成就,保理商据此向债务人主张付款义务的,很难获得法院支持。

三、建议保理商在基于未来应收账款开展保理业务时,注意控制单笔保理融资的额度,并要求债权人担保增信措施。

四、鉴于保理融资是以应收账款转让为前提,加之未来应收账款在实现上的不确定性,建议保理商在开展保理业务时,注意融资期限与基础交易合同的履行期限之间的关联性。

五、保理融资款发放后,建议保理商加强对应收账款的管理工作,密切关注债权人在基础交易合同项下的供货义务、服务情况的履约情况。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七百六十一条 保理合同是应收账款债权人将现有的或者将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人,保理人资金融通、应收账款管理或者催收、应收账款债务人付款担保等服务的合同。

《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 商业银行受理保理融资业务时,应当严格审核卖方和/或买方的资信、经营及财务状况,分析拟做保理融资的应收账款情况,包括是否出质、转让以及账龄结构等,合理判断买方的付款意愿、付款能力以及卖方的回购能力,买卖合同等资料的真实性与合法性。

对因服务、承接工程或其他非销售商品原因所产生的应收账款,或买卖双方为关联企业的应收账款,应当从严交易背景真实性和定价的合理性。

第十五条 商业银行应当对客户和交易等相关情况进行有效的尽职,重点对交易对手、交易商品及贸易习惯等内容进行审核,并通过审核单据原件或银行认可的电子贸易信息等方式,确认相关交易行为真实合理存在,避免客户通过虚开或伪造贸易合同、物流、回款等手段恶意骗取融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商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七、关于保理合同纠纷的审理问题第二,要正确认识保理的交易结构和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

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基础合同是成立保理的前提,而债权人与保理商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则是保理关系的核心。

对于未来债权能否作为保理合同的基础债权的问题,在保理合同订立时,只要存在基础合同所对应的应收账款债权,则即使保理合同所转让的债权尚未到期,也不应当据此否定保理合同的性质及效力。

延伸阅读案例一:保理合同有效,保理法律关系成立,但因应收账款未实际发生,债务人付款条件未成就,故保理商对债务人的付款请求不予支持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金融城支行与被上诉人中国能源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南京中人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高传机电自动控制设备有限公司、廖恩荣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20)苏01民终5837号】中认为:当事人之间为案涉保理融资业务签订的《国内有追索权保理业务合同》《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合法有效。

从在案证据分析,中人公司基于其与中国能源公司签订的设备商务合同约定履行供货义务,继而对中国能源公司享有付款请求权。

中人公司为向南京银行申请贷款,将其未来对中国能源公司享有的债权即应收账款转让给南京银行。

故南京银行要求中国能源公司基于保理合同关系向其支付应收账款,应首先证明融资方(供货方)中人公司业已向买方中国能源公司履行了供货义务,但在本案中南京银行、中人公司均未能对此证明。

前述设备商务合同明确约定在中人公司供货、安装并网通过验收后,中国能源公司才支付合同总价款的70%,故依此约定看,该付款条件并未成就。

案例二:设立未来应收账款的基础交易合法,且未来应收账款明确具体,保理合同合法有效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在北盈信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与郭婷合同纠纷一案中认为【案号:(2020)鄂0591民初531号】:1、本案的原告系经宜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设立,其经营范围包含进出口保理业务、国内及离岸保理业务、应收账款的收付结算、管理与催收等,原告有资格与医疗美容机构签订《保理业务合同》。

原告又与被告、医疗美容机构三方签订《应收帐款转让通知书》,上述合同的签署均系各自的真实意思表示。

3.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商业保理公司,转让未来应收账款情形下的保理合同,不宜一概认定为无效合同,但对未来应收账款之形成的基础交易从严,未来应收账款应明确具体是保理合同的特征之一,谨防以保理之名行高利转贷之实,扰乱金融秩序。

4.本案中,认定未来应收账款的基础交易合法、且经分期付款承担的手续费,实为利息,未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利率规定的上限,从而确定涉案未来应收账款真实、合法,而认定《保理业务合同》合法有效。

保理商将融资款支付给债权人后,债权人按约定按月向保理商偿还款项,双方之间不存在应收账款的转让,不符合保理的实质要件,名为保理,实为借贷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天宸汇力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刘艳合同纠纷一案【(2020)云01民终443号】中认为:我国现今未对保理合同作出明确的法律界定,但依照惯例保理是指卖方将其现在或将来的基于其与买方订立的货物销售、服务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由保理商向其资金融通、买方资信评估、销售账户管理、信用风险担保、账款催收等一系列服务的综合金融服务方式。

上诉人(注:保理公司)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注:融资方)可以取得其相应的租金,并将该租金以保理合同的方式转让给上诉人,而上诉人将涉案款项直接支付给被上诉人,被上诉人按月向上诉人支付相应的款项,更符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构成要件。


以上是文章"

《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 商业银行受理保理融资业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