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他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用美妙的语言

简介: 也许他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用美妙的语言,诉说爱情的缠绵,诗歌的美妙,传递中国的道法,讲中国故事…

这是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描写了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

讲的是七月七日在长生殿前唐明皇遥指星河,向牛郎织女星许下誓言,愿生生世世与玉环结为夫妻,永不分离。

自此,长生殿成为他们爱情的见证,也成为他们爱情的象征。

其中,清代洪昇创作的戏剧《长生殿》尤为出名,被后世称为中国四大古典戏剧之一,林语堂赞赏说只有洪昇的生花妙笔才能使“此恨绵绵”“天长地久”。

他三易其稿,最终才成就了《长生殿》的名流千古。

1 饱受争议的爱恋,传唱千年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恋多年来一直饱受争议,一方面他们的爱恋确实是帝王家少有的深情戏码,另一方面唐明皇本来被赞为一代明君,却因为沉迷美色致使国运走上衰败。

《长生殿》这部戏剧中记录了他们月下《定情》的缠绵,写出了《絮阁》争风吃醋的心酸,记录了《密誓》立盟的情真,也描述了《送果》引发的民憎,最终在月宫中《重圆》美化了他们的结局。

他们的爱情充满激情,过于理想,唐明皇初见杨玉环便怦然心动,急急收自己的儿媳为妃。

可惜,她的满腔深情也难敌帝王的风流成性。

唐明皇在见到贵妃的姐姐后念念不忘,下诏单独在望春宫侍宴。

在高力士的帮助下,她以断发寄情,唤回了皇帝的思念,才重新返回宫中。

即使明白爱情是皇家的奢侈品,她还是沉迷不悟。

惊得唐明皇将梅妃藏于墙壁夹层中,最后连鞋都没顾上穿偷偷回到的上阳东宫。

然而此时朝局已经动荡,唐明皇对于叛乱的轻视,早已埋下了隐患。

自古红颜多薄命,一代佳人逝去,后人不忍心让二人忍受阴阳相隔,情缘阻断之苦,演说他们二人升仙后在月宫重逢,续接前缘,算是给这段旷世爱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 用精妙的语言,向世人传播中国之美《长生殿》以情字贯穿始末,既写出唐明皇和杨贵妃感天动地的皇家爱情,又夹杂了叛乱时期的纷争,还描述出“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民间抱怨。

让人唏嘘爱情难能可贵的同时,也以历史明鉴自身,得兴亡衰败之教训,代表了中国古典戏剧的最高水平。

中国的戏剧不乏经典佳作,却很难流传世界,毕竟东西文化差异很大,这让本就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演化为戏剧中的措辞后,更加不好理解。

如何用英文讲好中国故事,这是很多翻译家的难题,既需要高超的翻译技巧,也需要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

我国著名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不仅将《长生殿》翻译为英文,将四大古典戏剧翻译成英文,还将唐诗、宋词、元曲,《诗经》《楚辞》《汉魏六朝诗》译为英文,甚至市面上能翻译的古诗词他都译为英文或者法文,享有“诗译英法唯一人”的名号。

他不仅获得“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也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亚洲首位获此殊荣的翻译家。

他的译作不仅追求意达,更是兼具美学,追求一种文化的美感。

用他的话说,他始终把“意美、音美、形美”作为自己的翻译原则,希望向世界传扬中国的道,明白中国的美,让世界更懂中国。

一句话他翻译的比别人好,或者比自己好,这就是他最开心的事。

他对诗词的翻译,已经到了追求极致的境界,不仅语义精准,而且意境美妙,甚至连用词都讲究“押韵”,提炼了一套韵体译诗的方法与理论。

比如,描写民间“笛神”李暮在宫墙外偷听《霓裳羽衣曲》,有一段词牌名为【应时明近】的唱词:只见五云中,宫阙影,窈窕玲珑映月明。

许老的翻译是【Approaching Time】I see against the cloudThe palace proudMagnificent and brightIn the moonlight.这里的五云,指的是多云,其中一二句的cloud和proud 用了相同韵体oud,三四句right和moonlight用了相同的韵体ight。

而且在翻译时,许老的措辞也很讲究,比如宫阙影,这里用proud 写出宫殿自带庄严肃立的骄傲,他没有直接翻译影子shadow,而是用了Magnificent魔力,表明宫殿高高在上的玄幻魔力。

这句翻译跳出窈窕玲珑阐述的宫殿外型,深化了宫殿代表的内涵,说明它象征王权,具有让人沉迷的魔力,为皇权、仙乐笼罩上朦胧色彩。

纤云弄巧,他说云彩织出艺术品;飞星传信,他说流星把话传入心中;银汉秋光暗度,让没有听过牛郎织女故事的人是很难理解的,他直接说牛郎穿过银河去见他心爱的姑娘,画面感极强,也让人更容易明白其中深意;鹊桥也是不好解释,于是他用homeward way归途解释,充满温情。

许渊冲先生在译作中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用外国人听得懂的语言,描写出想得到的意境,让人不禁拍案称奇。

3 翻译巨匠驾鹤仙去,为后人留下无数瑰宝精妙的语句在许老的作品中还有很多,他的作品可谓是处处精心,句句值得学习、揣摩。

他用超凡脱俗的翻译作品,展示了自己的绝世才华,演绎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美丽。

翻译是许渊冲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年近百岁,他仍坚持每天翻译一千字,这份心性也是世间少有。

终于在99岁时,他完成自己百岁前译完莎士比亚全集的宏愿,这是他向文学艺术的致敬,也是对自己翻译工作的坚持与深爱。

如今百岁高龄的他驾鹤西去,留下百余部译作,让我们学习、惦念,也算是不白来人世一遭。

也许他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用美妙的语言,诉说爱情的缠绵,诗歌的美妙,传递中国的道法,讲中国故事…


以上是文章"

也许他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用美妙的语言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